本来江发公司为压缩人力成本,办公室的人员配置本来就少

2021-06-16 13:12
37
2020年底,大毛又约我出去,看他神情憔悴,半边脸都因上火肿了起来,我就问他又被哪个作者“虐”了——大毛比我晚半年入职,工作能力不错,唯一的不足是心里存不住事,话多,经常在办公室里吐槽作者,弄得几个同事受不了换了办公室。

2017年,大毛研究生毕业后没有考上博士,所学的政治学专业也找不到对口的工作,就在家里待业半年。导师觉得他闲着不是个事,就发来一个老牌出版社的招聘信息。

2018年春,大毛正式来到出版社,主编见他第一面就说这儿缺编辑,“你先干几个月的校对,然后立刻上手。”

可第一个月还没结束,主编就火急火燎地问他准备好了没,有没有把握接稿子。后来大毛才知道,主编那么着急,是因为他自己闯了祸。

很早之前,主编就接了一个教授的书稿,资助费都收了,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,就一直拖着,书迟迟没有出版。后来,主编偶然听说这位教授手里有个大项目,未来少不了要跟出版社合作,他着急去讨好,才匆忙又把这堆书稿翻了出来。

教授姓郭,八十年代末考上了国内的名牌大学,之后一路读到了博士。他主要研究“政府管理”与“社会治理”,进入高校后很快评上了教授,之后又跳了好几个大学,一路高升,还在国企、地方政府挂过职。什么“会长”、“秘书长”、“主任”的头衔一大堆。

去年,郭教授来到北京的一所大学任教,还担任某研究中心主任,出了不少著作。主编觉得郭教授的研究方向跟大毛的专业有点搭边,就把书稿塞给了他。

稿子虽不厚,但蓬松得厉害,大概是积压太久的缘故,封面有些发黄,上面还沾染了几滴陈年污渍,散发出一股子霉味——可以看出,主编压根就没把它当一回事。

新人大毛第一次接稿子,很兴奋。只是他没高兴太久,就发现自己掉入了一个大坑。

帖子评论